快捷搜索:

秦宓这些人好些个人不过除了严颜是武将之外

   看到众人此时不说话了,都看着自己,等自己的命令,马超则对他们一笑,说道:“各位。我军今日能凯旋,不是我马超个人之功,却全赖将士用命!没有我凉州军的男儿们。没有我凉州军的勇士们,便没有今日之胜利!所以我马孟起要感谢他们,在这里,先谢谢大家了!”
 
    这演戏马超还是很在行的,至少他认为如今已经算是炉火纯青了,毕竟这几十年,自己可不是白费了光阴啊。说起来,自己很多时候,还不都是在演戏?小时候在父母弟弟妹妹面前、老师的面前、之后汉灵帝刘宏的面前、张让的面前、曹操面前。其他诸侯面前,如今自己属下的面前。自己还不都是如此。
 
   
 
    可是说实话,马超从心里是并不想这样儿。但是却也都没有办法了。马超如今最为希望的是,早早结束天下得战乱,等什么都太平了,自己把基业交给自己的儿子马焕,自己就带着自己妻子离开这儿,去各地走走看看,然后到别地方去隐居去,比如今可好千百倍。
 
    但是如今这个时候,这是肯定做不到了,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如此,他心里也没底。哪怕他认为己方实力不错,毕竟凉州军号称天下第一,那确实不是吹出来的。但是人家曹操的兖州军、孙策的江东军、甚至刘大耳朵所谓的汉军,那都是软柿子吗?
 
    他们加在一起,就是己方也不一定就能占到什么便宜,所以真是,自己肩上的压力,从来都是很大,没觉得很小就是了。
 
    而如今来看,其实更是如此,更甚如此啊!也许有朝一日,自己真正胜利了之后,自己才能真正轻松起来,而不是现在,不是此时此刻。
 
   
 
    结果听了自己主公的话后,凉州军士卒便齐声高喊:“威武!威武!”
 
    马超看着己方的士卒,他不住点头,然后举起了双手,大喝道:“各位停下吧,咱们一起回成都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士卒喊完后,马超便笑着对张松他们说道:“子乔,各位,有心了,咱们一道回成都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重人齐声说道,然后马超在最前面,其他人,包括张松他们,则是跟在自己主公的身边,落后半个身位,也是骑马跟着他,一起向成都城而去。不过这个时候,却是放缓了脚步,可以说众人已经是很慢很慢了,毕竟马超还有几句话,要和张松他们说。对,就是要在这儿说,至于进城后,那还有其他的话,不过这个时候,也有这时候要说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结果也没说几句,就见张松是不住点头,不过却还没等他说什么呢,就已经到成都的南城门了。
 
    这时候张松才说道:“主公,这还真快,这不已经到城门口了!”
 
    马超闻言一笑,“这与人相谈,边走边聊,却是不会让人觉得劳累啊!”
 
    张松一听,还真是,和别人一边儿一边儿说话,肯定你不会感觉到累。虽说他不知道这个是什么原因,但是自己主公所说的话,他知道,这确实是不错的。
 
    “确实如此,主公,属下也是如此认为!”
 
    马超笑道:“好,各位,咱们进城,州牧府一叙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众人心里都清楚,这自己主公是有话要对自己这些人说啊。不过想想也是,自己主公得胜归来,这可是大军凯旋,所以还有很多东西,都是自己主公要对自己这些人讲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不说别的了,就说南蛮的战事,尤其是最后的结果,到底孟获他们如何了,这些张松他们确实是不怎么知道。但他们知道的是,自己主公过一会儿肯定要和自己这些人说。
 
    如果说跟着自己主公去的那些将领,那都知道情况,可是自己这些人,那却几乎不知道什么。因为张松他们也都明白,自己主公肯定要说一下这个。并且今日是大军凯旋,所以晚上是肯定要安排酒宴的,这个张松他们更明白了。
 
    众人跟着马超是进了成都城,要说因为今日是马超大军凯旋,所以城门口这个时候都已经是戒严了,任何人不得出入。之前成都的百姓真不知道什么情况,但是看到张松这个益州牧跟着一个人身后的时候,有些人就已经知道了,感情这是马超回来了。
 
    有人知道马超如今的官职,但是大多数还真是不知道。不过虽说不知道他是大汉的骠骑将军,但是却也知道,这益州是他所管辖的地方,是人家的地盘。也知道之前他是带兵去南蛮了,那么如今来看,这是得胜归来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百姓是不知道那么些事儿,更是不懂什么。他们就只知道,在马超所管辖益州这近十年来,益州确实是发展得不错,这就足够了。
 
    以为普通的老百姓,确确实实,他们要求的并不多。本来以前的益州,就没有什么战事,而且算是比较太平,所以哪怕是被马超给占了,百姓对马超也没有什么抵触。以为虽说刘璋刘季玉,确实对百姓没有什么大奸大恶,但是他对百姓也没有什么特别好的地方。
 
    但是马超可不一样儿,至少他夺取了益州之后,他为了笼络民心,一下就把税给降了一多半。那可是一多半啊,估计也就是凉州军这样儿财大气粗的军队才能赶出来这样儿的事儿。要是换成曹操兖州军那样儿军粮短缺的队伍,看看他能把税赋降得这么低不?
 
    所以税赋低了,再加上这些年益州也没有什么天灾*,是风调雨顺,这百姓的生活自然是超过刘璋那个时候了。所以对他们来说,还能不念马超的好处吗。(未完待续)
 
 
第四一九章 马超带兵回成都(续)
 
    所以虽说成都百姓,包括整个益州的百姓,哪怕没有几个人真正见过马超庐山真面目的,但是对于马超的拥护拥戴,那确实,真就是非常。棉花糖小说网www.mianhuatang.cc]这也是为什么益州平稳了这么多年,按道理来说,益州本土的凉州军,战力没有那么强,但是在和南蛮孟获银坑洞士卒的战斗中,却也爆发出了不弱的战力来的原因。
 
    他们确实从来没有间断过训练,这个是肯定的,凉州军的待遇,这也是一部分原因。但是其中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,就是大多数的凉州军士卒,是真心感谢马超。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益州人来说,他们自然知道,自己主公所辖益州后,究竟给益州带来了多大的变化。所以因为跟着这样儿的主公,他们才更加卖命。
 
    因此,当不少百姓认出来马超后,心里都想着,看来马将军这是从南蛮回来了,胜利归来了,凯旋而归啊!
 
   
 
    之前知道马超从成都带兵离开的百姓,自然是知道这些。不过就算不知道的,也懂得去问:”我说老王,这是马将军吧?不过他这怎么带这么人马来了?”
 
    “老李,这你就不晓得了吧!告诉你啊,这……”
 
    听了老王这么一说,老李是都明白了,敢情人家马将军是带着凉州军去打南蛮那些人了,怪不得这今日才来。不。应该说是得胜归来啊,凯旋而归!
 
    结果这么一传十。十传百,可以说几乎看到马超他们这些人的百姓可都知道具体的情况了。
 
    之前张松可没对百姓讲什么。这也是马超吩咐的,毕竟老百姓对于战争这样儿的事儿,还是本能有些恐慌,不太好接受。[www.qiushu.cc 超多好看小说]毕竟益州算是比较安稳的这么一个大州,如果是北方的州郡,马超就不会去在乎这些了。因为那些地方,就算是再和平的时候,也没有多久,所以到时候还得开战。甚至和异族间的战争,其实就没有真正停止过。
 
   
 
    但是益州这地方比较安逸,要是和他们说自己带兵去和南蛮战斗去了,这虽说没在成都这边儿打仗,可是老百姓心里,多少还是有些担忧顾虑的。
 
    因此,为了不让老百姓多想,马超确实没有让张松多说什么。而且他还不清楚吗,这对付孟获他们。根本就用不到老百姓什么,也不用他们知道。如果非要让他们知道的话,那就等自己大胜之后吧,那个时候再说什么。也就没有问题了。
 
    其实马超还有什么顾虑呢,就是这不管是和平年代也好,还是天下大乱也罢。其实总是有一部分人是“唯恐天下不乱”的。如果说自己这边儿让张松说了,自己带兵去南蛮征战。那么肯定有人会蹦出来造谣什么的,并且囤货居奇的人也不会少。这样儿一来,可不都是问题吗。如果是前者的话,可能重处也没什么,但是后者,确实不太好处置。
 
    毕竟那些人,有的是商人,也有世家大族的人,所以马超轻易也并不想去动那些人。
 
   
 
    这倒不是怕了他们,马超也不怕麻烦,但是能没有麻烦,当然还是没有麻烦最好。毕竟如今一个安安稳稳的益州,马超心里最清楚,那是多少人,用了多久,最后才成了如今这样儿。所以也这是,不容任何人去破坏。所以先从自己这儿,就不行!
 
    因此,马超什么都没让张松去说,甚至还保密了,至少知道消息的人,那是一律不能说的。至于说知道这事儿的百姓,那却是管不住了。但是最后的结果还好,毕竟成都没有怎么乱,也没多少有人去散布谣言,囤货居奇什么的。当然了,有,那只是极其个别的人,根本就掀不起什么太大的风浪来。
 
    主要是这次战斗,马超没在成都,所以这地方,当然就是太平多了。如果说是成都这边,哪怕就是附近有了战事,那么成都都不会怎么安稳了。到时候什么牛鬼蛇神、妖魔鬼怪,估计都得跳出来。
 
   
 
    真说起来,这事儿可不是什么不可能发生的,反而还是非常有可能发生的。但是就因为马超的小心谨慎,而且在他有意刻意地控制之下,确实是没有引起成都和益州百姓的什么恐慌,所以马超也知道,这是要感谢张松他们的。因为没有他们,也没有如今这样儿。
 
    马超在前面走,后面着张松他们,然后是他的亲卫,还有一部分士卒。那么些士卒,不可能所有人都进成都,所以只是进一少部分而已。至于剩下的那绝大多数,却还得在城外先驻扎,然后等马超都赏赐完了后,便从哪儿来的,就回哪儿去了。
 
    这些士卒可不都是成都的,毕竟一个成都哪有那么多凉州军的正规军,是张松从益州其他的郡县调集过来的。所以到时候稍微整编一下后,还得让他们返回原来的地方去,这是肯定的。毕竟原来的地方,不是他们的家乡,就是他们生活的地方,马超还不知道说让他们都留在成都,那样儿的事儿,他还做不出来。
 
   
 
    如果说现在是战争时期,非常时期,那么没有办法,就算是马超不想,可最后也得留下众士卒。可是如今这个时候,却是不可能了。
 
    马超和众人来到了州牧府,众人是跟着他进了会客厅,至于说战马,早有士卒给牵下去了。
 
    到了会客厅,众人都坐下后,马超便对众人一笑,他先开口说道:“首先,看到成都城的一片安和,我觉得应该感谢的,正是子乔和留在成都的各位!”
 
    他所说的正是益州牧张松,还有严颜、法正、秦宓这些人,好些个人。不过除了严颜是武将之外,好像没几个真正的武将了。可也是,之前严颜,那还是马超给派到成都,然后让他保护秦宓去江东的呢。结果等他们完成任务回来之后,马超可就不让严颜回来了,毕竟成都也得有大将镇守,这个之前,马超却是给忽略了。
 
    如果说就靠着张松,其实还不够,毕竟他作为益州牧,那事儿可多了去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除了张松之外,必须要有个大将,因此严颜就是当仁不让了。可他虽说不想让自己主公给留在成都,但是对于自己主公的军令,严颜确实是不敢违抗,所以留下就留下吧,从那个时候,一直到如今。
 
    张松众人是赶紧谦虚,对自己主公客套了几句。马超则是笑着摆了摆手,“这都是各位的功劳,我都记得,到时候一并封赏!”
 
    “谢主公!”
 
    众人齐声,他们也知道,自己主公都如此说了,那么自己这些人也不用太谦虚了,那样儿的话,过分了,就太假了。
 
    当然了,在马超的话里,自然也是包括了之前严颜和秦宓两人立功的事儿,这都算在其中了,不过他没有直接点出来,但是谁都明白就够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然后马超是话锋一转,给张松他们讲起了和孟获的战事,“这今日此去禺同山,还有三江城,确实是与南蛮军苦战了一番,各位听我细细道来!我军……”
 
    马超所讲那确实是精彩,本来嘛,马超这人的嘴皮子就算是不错,而且这些年了,那练得更是没说的。因此虽说讲了很久,但是众人却依旧是觉得意犹未尽,主要是没跟着马超一起去的南蛮那些人,也就是张松他们。在听了自己主公所讲后,他们心说,这果然是精彩万分啊,可惜却是错过了。
 
    不过仔细一想,其实这也没有办法,毕竟这自己是州牧,所以可能轻易跟着自己主公离开吗?因为张松他也算是看得开,知道自己是没办法。
 
    至于说起他人,尤其是严颜,那更是遗憾非常,但是对于当初自己主公的命令,自己能多说吗,因此就只能是听着了,所以最后没能再去上,也没能看到这些,遗憾是有,但是也不是不能接受。(未完待续。。)
 
    ...
 
 
第四二〇章 州牧府宴请众将
 
    可虽说是遗憾,但是严颜却也知道
 
    至少自己知道自己主公的意思,还是挺看重这个的,这自己都明白。
 
    而听自己主公说完后,众人都不住点头。还真是,这在南蛮的战事,那可确实是不容易。本来张松都以为,自己主公去不了多久,也动用不了太多的人马。
 
   
 
    但是实际情况呢,现实就是,证明了自己所想的,那是错误的。
 
    自己以为自己主公用不了多久,也不会动用太多的人马。但是最后的结果呢,自己主公是要让整个南蛮地界重新回归到大汉的治下,不是说把他们都杀光完事儿。所以让他们真正臣服、归心,这就一直到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